当前位置:

教育培训 > 河南永城取缔所有房产中介,是打击“黑中介”还是政府“独家经营”?

河南永城取缔所有房产中介,是打击“黑中介”还是政府“独家经营”?

更新时间:2020-05-19 来源:商丘信息港 字号:T|T

永城房产信息中心外景。

近日,网络疯传“河南省永城市取缔当地所有房产中介公司”“以官方中介平台代替市场中介,并且官方平台将缴纳佣金。”

“所有中介机构都被扣上了‘黑中介’的帽子,现在永城市已经没有一家‘合规的’中介机构了。”当地一位从业11年的资深房产中介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漏,自2018年5月起,永城市政府停止对《房地产经纪机构备案证》的年审,最后一批享有合规备案证的中介公司也于2019年8月20日后,因备案过期而出了“黑中介”。

根据永城市政府官网发布的信息,2019年8月,永城市开展整顿房地产中介机构专项行动以来,先后排查“黑中介门店93处,法院涉及中介的滋扰11起,其中接管公安机关2起。

由永城市房管局于2019年5月组建的永城市商品房网签中心,是永城市目前唯一正规化的房产交易平台。

多位受访者向《中国新闻周刊》透漏,自2019年8月以后,永城市内所有中介机构门店被迫关闭,许多从业者不能私下通过自建网站、朋友圈、抖音、微博等方式公布房源信息。私下从业的房产中介机构和人员中,一旦被坎,就需要缴纳罚款。

对此,《中国新闻周刊》向永城市住房保障局副局长蔡亚飞问及目前永城市是否不存在合规运营的中介机构,蔡亚飞不予正面恢复。他说,“我们是压制和取缔中介的违法乱象,市场上的中介机构基本上都不存在这种现象,压制查禁的是违法经营的黑中介。”

多位永城当地大型房屋中介机构负责人向《中国新闻周刊》透漏,2020年4月9日,永城市房管局工作人员给市内房产中介机构逐一打电话,通知必须撤掉中介机构在还乡客、58同城、赶集网等平台上发布的所有房源信息。目前,在上述平台已无法搜寻到永城市的任何中介机构公布的房源信息。

中止中介年审

据永城广电汉兴网报道,永城自2018年积极开展的整治房地产“黑中介”违法违规行为的行动,主要依据《河南省压制侵害群众利益违法违规行为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实施方案》和《住房出租中介机构乱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两份文件,并详细列举了重点整治的房地产“黑中介”违法违规行为,其中第一条还包括“没有取得营业执照、备案证明、游离在监管之外”。

多位受访者告诉他《中国新闻周刊》,自2018年5月起,永城房管部门不再进行《房地产经纪机构备案证》年审,备案证如果超期房产中介自然就出了“黑中介”,也就成了房地产管理单位压制或取缔的对象。

永城市住房保障局副局长蔡亚飞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根据住建部及河南省住建厅联合四部门关于《压制中介违法违规经营不道德》的文件,住房保障局牵头公安局、发改委、市场监督局、网信办等单位对市场中介违法违规行为展开压制清扫。

据当地房产中介从业人士透露,2018年取缔了60余家房屋中介机构,2019年8月尚存的10余家备案证到期后,也被永城房管部门执法大队拆除招牌责令歇业。

暂停备案证审核期间,永城市多家房产中介机构曾尝试与政府交流。

“我们是已获得了国家登记《房地产经纪专业人员职业资格证》的房产经纪人,到永城房管部门要求审验备案证书,予以复业,但被告诉市里不想对备案证进行审验,按要求房产中介行业在永城一律不予查禁,永城辖区以后不再不存在这个行业,我们的资格证就不行了。”一位永城当地著名房产中介机构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没有给我们任何文件、法律法规解释停止审核和取缔行业的理由,只说有会议纪要,口头通知之后就责令歇业了”。

据当地媒体报道,永城市住房保障局副局长蔡亚飞曾对社会注目的中介人员先前从业问题展开了对此:“对持有人《房地产经纪专业人员职业资格证》的那些人,永城以前三城创建时,查禁那些三轮拉客的、买煎饼果子的和摆地摊的行业人员又咋适应环境的呢?不仍旧在生活着吗!明确哪些才是黑中介?都在这市场内,不了筛选,我认为所有的中介都是非法经营、都应该查禁。”

“政府应该明确打击黑中介的标准,并发布合规经营的机构白名单和违规经营的机构黑名单。”北京住宅房地产业商会会长黎乃超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回应,“房管部门若显然停止了《房地产经纪机构备案证》审批,也需要有相应的解释和说明”。

房管局当作房产中介

“永城房产信息中心是为广大市民搭起的一个买房、卖房、房屋租赁信息公布的免费平台,完全免费,不收取任何服务费和佣金。”永城市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复称。

据永城市委机关报《今日永城》的官方微博账号“今日永城传媒”称,为规范永城市二手房交易市场和房屋租赁的问题,市住房保障部门建立了“永城房产信息中心”,目前已经运营。并称,“永城房产信息中心”以方便群众为目的,为广大市民搭起一个买房、卖房、房屋租赁信息公布的免费平台,为买卖双方提供面对面接洽的场所,获取免费房源信息核查、免费交易资金监管,确保买卖双方的合法权益。

“永城房产信息中心收费标准”公告牌,上面列出了多项费用的计费基数、收费标准、服务内容。

但多位受访者向《中国新闻周刊》提供了一张“永城房产信息中心收费标准”的公告牌照片。公告牌上列出了买卖佣金、出租佣金、贷款服务费、权证代办服务费、评估费等多项费用的计费基数、收费标准、服务内容。

一位受访者称,这张照片摄制于今年5月11日,该公告牌原本摆放在永城房产信息中心大厅内,如今该公告牌已不知去向。

据公告牌上的信息表明,在永城房产信息中心的房屋买卖佣金以房屋成交价为计费基数,收费标准为买卖双方0.3%。

“房屋买卖佣金的市场收费标准一般为1%,信息中心的标准远远高于市场价。”永城市一位资深房屋中介人士告诉他《中国新闻周刊》,永城房产信息中心并不是永城市房管局第一次做房屋交易,此前已有两次成规模的尝试,均在市场化竞争中告终。

2015年末,永城市房管局成立了一个“永城房产超市”,称是永城最权威高效的房产交易平台,政府免费获取交易资金安全监管。《中国新闻周刊》查询找到,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中发布的联系电话号码,与永城市住房城乡规划建设局官网公布的咨询电话完全一致。

2017年下半年,一个取名为“永房宝”的微信小程序上线,发布房源均为永城市房源,称是“便民的一站式购房置业服务平台”。《中国新闻周刊》查找发现,其小程序和官方微信公众号中发布的咨询热线号码,与永城市房管局于2017年10月开通的便民服务热线号码完全一致。

今年5月,永城房产信息中心投放运营。《中国新闻周刊》查询发现,该中心的官方微信公众号“永城房产信息中心”的账号资料表明,账号主体为一家名为“永城市房地产交易中心”的证书企业。天眼查显示,该企业的疑为实际控制人为永城市房地产管理局。

“永城房产餐馆、永房宝、永城房产信息中心相当于市房管部门尝试房屋交易的1.0版本、2.0版本、3.0版本。”前述永城市资深房屋中介人士指出,“政府现在全面查禁房产中介,就是为了回避市场竞争的干扰,自己做垄断。”

“政府可以作为经营主体参予房产交易市场,但市场也必须其他合规经营的中介机构共同发展。”北京住宅房地产业商会会长黎乃超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指出,从行业的组织的看作,政府进入房屋交易市场是有好处的,一是有平抑价格、平稳市场的作用;二是有助于解决问题房源全部被中介把持的问题。“政府可以和市场的中介机构一起做到,但不应全面取消或查禁房产中介行业,否则可能会违反市场公平竞争的原则。”

曾任链家研究院院长、现任贝壳研究院名誉顾问杨现领在拒绝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回应:“政府自己做交易参与市场,本身没什么问题,但不应当取缔市场。政府做,应当也容许市场做。”

能否平抑房价?

永城市官方声称,入手房价、平稳市场、压制“黑中介”的违规行为,是此番整治行动的初衷和目标。而在房价上涨的问题上,政府和房产中介行业却各执一词。

“市场上的中介机构炒房不道德非常明显,相当严重妨碍房地产市场,抬高房价,导致市场恐慌,购房群众深恶痛绝,广大群众敦促打击中介!”蔡亚飞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应。

此前,蔡亚飞公开发表表示:“永城房价太高,就是这些中介寨房子、虚坐价格所致,房价被抬的虚高使群众没了购买欲。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疫情期间网络上永城房价居然比商丘还要高达一千多元,这是危害社会平稳大局的一种很大隐患,对永城的社会发展是一种扰乱。”

而另一方面,永城市的房屋中介纷纷“叫屈”。“房价问题由多种原因造成,无法凭臆断就扣在中介头上。”永城市一位资深房屋中介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房产中介买的都是存量房,根本影响没法房产市场的房价,而且疫情期间所有房产中介都没开门,其间房价乘载与房产中介显然没有关系。”

据上述人士分析,一方面,近年来永城市经济发展快速增长,农村大量人口涌入城区,派驻永城的永煤、神火两大集团有关连的外来就业、生活群体可观,拉大了对房产的需求。另一方面,永城市在后撤县建市后,大量集体土地和拨给用地的单位和个人自建房,虽然持有房产证但不能在房产市场内交易,同时可可供房地产开发的建设用地供应严重不足,部分烂尾楼盘也得不到有效地的处置、利用。再加土地出让金上涨、楼盘容积率低等原因,导致市场上的流通房源少,拔高了房价。

“综合原因造成了永城市住房市场一直正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上述人士称,有实力大量黑市一手房源的中介是极个别的,大多数中介没有这样的资金规模。此外,变相抬高房价的还有一些采行捆绑、私下调高销售手段的开发商,“此前某单位研发的檀宫小区,仅一个车位就挂起了33.8万元天价。”

2019年6月-2020年5月永城市房价走势图。图/安居客统计数据

若房产中介是永城市房价上涨的推手,在打击整顿之后,预期当地房价可能会步入稳定或下降趋势。但安居客网站的永城房价走势图表明,2019年6月至2020年1月间,永城市房价在每平方米6000元~6500元区间波动,变化曲线较平缓。2020年2月至2020年5月,永城市房价则上涨至每平方米6500元~7500元区间,变化曲线呈显著上扬。数据显示,永城市5月二手房均价每平方米 7417 元,环比上月下跌 2.01% ,同比去年同期上涨 27.13% 。

“中止房产中介的作法,不一定能平抑房价,也不一定对当地市场有好处,可能会减少中间成本、产生其他不良影响。”黎乃超表示,中介囤积房源的情况一般只在不限购的个别小城市存在,政府可通过出租汽车、提升购房门槛、认房认贷等措施展开管控,“这类管控措施在许多城市已经非常成熟”。

杨现领表示,“这是政府的一次轻视的尝试,违反市场规律。中止中介对房价管控不会有什么作用。房价核心是供求关系,中介只是市场信息的传递者和供需的连接者,没有中介,信息传送效率一定会减少,反而有利于市场供需的匹配。”

上述那位在永城专门从事房产中介11年的行业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感叹,“现在主管部门为首了20多人全市排查黑中介,找到任何线索立马锁门并罚款,业内已经风声鹤唳了。”

图片来源:均为受访者获取。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