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健康生活 > 从大连13岁男孩到永城玛莎拉蒂女司机,那些轰动全国的大案,结局都怎样了?

从大连13岁男孩到永城玛莎拉蒂女司机,那些轰动全国的大案,结局都怎样了?

更新时间:2020-11-25 来源:商丘信息港 字号:T|T

  如果此刻孤单

  不妨抬头看看月亮

  来源|王耳朵先生(ID:huangezishiba)

  0 1

  杀人强奸又怎么样?

  反正我年满14岁!

  12个月前,有一起发生在熟人社区的凶杀案。

  大连市沙口区的10岁女孩淇淇,被13岁男孩蔡某某被骗至家中。强奸不成,残忍杀死。

  这起案件,有了最新的结果。

  8月10号,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再次对这起案件展开了民事诉讼宣判。

  蔡某某父母、律师依然未出庭。

  并且,淇淇的母亲贺美玲表示,一审判决后,从未收到过蔡某某家属的道歉和赔偿。

  而在5月9号,案件第一次开庭时,蔡某某的父母和代理律师也没出面。

  不露面。不道歉。不赔偿金。

  淇淇的母亲在庭审结束后失声痛哭:“他们太没人性了,杀了我的孩子,连人都没有经常出现,连最起码的致歉也没。”

  而加害人蔡某某,因距离14周岁还有2个月,未超过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依法未予追究责任刑事责任,只是收容教养三年。

  对蔡某某来说,收容教养不过是换个闭塞的学校,继续接受工读教育。三年后,即可重获新生。

  淇淇在殡仪馆里躺了一年,至今未下葬。

  当时的新闻报道,让无数人揪心。

  女孩尸体被发现时,胸前没衣物,裤子被退守了膝盖以下,身上压着两个装建筑垃圾的塑料袋。

  脖子下有掐痕,脸上有脚印,身上多处刀伤,已经没呼吸了。

  经法医鉴定,淇淇身中7刀,因失血过多而死。

  在三联生活周刊的报导里,抛尸的地点很草率。

  “做到隔离的矮小冬青没有了好几棵,豁出一个大口子,里面是些小乔木,枝条横斜,地上一点草皮也没,倒有几个大坑,胡乱堆着砖头、废品。”

  淇淇就这么被丢弃在人来人往的路边绿地。

  淇淇爷爷行凶抛尸地点

  图源@三联生活周刊

  淇淇的父母在小区里经营着一家叫“好运来”的果蔬店,出事的地方,离果蔬店不远,步行一分钟就到了。

  明明还有100米,她就要到家了啊。

  可凶手没有杀掉她。

  体重170cm,体重有140斤的蔡某某,除了年纪,身形、力量都与成年人相差无几。

  他很早就在物色猎物,而淇淇,是他追踪窥视的猎物中,最容易下手的一个。

  淇淇的妈妈说,有几回见到蔡某某在自己的水果摊前游走,有时候直至夜间9点收摊,蔡某某仍在。

  她回答:“这么晚怎么不回家睡,明天还要上学呢。”蔡某某便神色怪异地走开。

  血迹从抛尸地点,一路滴滴答答地穿过道路,延伸到了蔡某某家。

  可在杀害、强奸不成杀掉淇淇后,蔡某某还若无其事地出现在淇淇父母面前。

  第一次,淇淇已经遇害,他故意试探淇淇父母:你家女儿去哪了?

  第二次,淇淇家人发现女儿晚归外出寻找,他神色淡定:找到你女儿没?

  第三次,淇淇的尸体被找到,他装模做样道:真杀了啊?

  父母老大着涂抹家里的血迹;舅舅狡辩确保,他是个聪明的好孩子;始作俑者丧心病狂没什么同理心。

  这一家子,都番茄到了根里。

  小说《亲爱的弗洛伊德》中有句话说:

  “没有是非观的孩子,是这个地球最可怕的生物。他们有好奇心,行动力,破坏力,以及《未成年保护法》。”

  法律存在漏洞,就是变相促使纵容。

  为非作歹者骑马在弱者头上,作威作福。

  心存侥幸者骑马在漏洞头上,目空一切。

  0 2

  醉酒驾车撞死人怎么了?

  我是首富的孙女!

  15个月前,23岁的女子谭明明,在与同伴刘某、张某喝下1瓶红酒、3瓶清酒、11瓶啤酒后,驾驶玛莎拉蒂轿车离开了。

  这起震撼全国的“玛莎拉蒂撞人案”,也有了先前。

  网上有人谣传,曾经一毛不拔的谭明明终于心生诚意,想要用2600万的赔偿费,买回自己的命。

  可商丘中院接着辟谣,传闻不实。

  当时看到消息时,内心倒有一丝期待,希望这件事情是真的。因为钱,是对三个受害者家庭最好的安抚。

  可没想到,谭明明还是那个谭明明,从未悔改。

  案情最新消息@澎湃新闻

  当年因醉驾,谭明明在已经倒数剐蹭了八辆轿车的情况下,又亡命了红灯。

  围观群众将她逃离现场,大喊“酒驾”。

  不知所措的谭明明反而猛踩油门,加速逃离现场。以120-135km/h的车速追撞一辆正常等红灯的宝马,导致宝马车瞬间起火燃烧。

  谭明明及其车上2人,均无生命危险。

  但被撞到的32岁宝马车司机王某深二度烧伤,后座两名乘客当场自杀身亡。

  后经警方调查,谭某某驾驶的这辆玛莎拉蒂,从2017年4月到案发,有68次违章。

  且谭某某本人的驾照,也处置过18次违章,包括闯红灯、超速、顺行。

  作死的人闯祸,老实的人买单。

  天理何在?

  15个月的时间,让这起恶性事件慢慢退出了很多人的生活,但耳朵一直关注着。

  今年1月16号,永城市法院公开审理该案,庭审近5个小时,其中一被告人从始至终都在为自己开脱,肇事方也没有真正地向王某表示慰问。

  庭审最后,法官宣告择期宣判。

  可就在5月9号,事情又进一步烘烤。

  宝马车上唯一的幸存者,司机王某,在床上躺了10个月后仍未清醒,反而病情恶化,发烧不弃,其妻子多次接到医院的病危通知书。

  她还透露,自丈夫发生意外后,光是医疗费用就已经花上了400多万,还欠着医院30多万。

  而罪魁祸首,不但从未现身,也没有垫付一毛钱的化疗费用。

  死者贾某的妻子说,婆婆在获知儿子自杀身亡后就开始绝食。

  90多岁的老人12天不吃不喝,日日以泪洗面,过度哀思,意外离世。

  死者葛某的父母,至今不知道儿子去世的消息。

  儿媳告诉他们儿子出有了趟远劣,他们早于感觉不对劲,但也不敢问,只在夜里啜泣。

  仿佛只要不水落石出真相,儿子就还在这世上死掉。

  葛某的妻子,每晚靠着安眠药才能只得入眠3、4个小时,儿子本来在学校学习成绩一直是班级前几名,这件事情以后,成绩直线下降。

  女儿想爸爸,每一天都是整夜整夜的哭闹。

  老人惨死爱子,妻子失去丈夫,孩子没有了父亲。

  三个家庭支离破碎,余生围攻苦海。

  谭明明方向媒体表示赔偿了457万

  三家受害者皆坚称

  谭明明,据报家里的皮革厂每年收益超6000万元,典型的富二代,村里首富的孙女。

  她自己在朋友圈写出,鞋和包加一起能买辆法拉利,看见LV想吐,难道真的找不出赔偿款和医疗费吗?

  同车的女孩张某,其父亲此前担任过国土资源局土地评估交易所副所长。

  新闻中报道,张某逼不无罪。

  一官一商,否不存在猫腻,不得而知。

  但现实是,15个月过去了,案件仍未宣判。

  而坏人呢,依旧恶狠狠公开发表扬言“宁愿花费2000万或3000万展开诉讼,也不愿支付一分钱的赔偿金”。

  横行霸道的恶徒安然无恙,反而让受害者被划得遍体鳞伤。

  世道怎可如此荒谬。

  0 3

  刺伤霸凌者后

  他因自我防卫被判8年

  2个月前,因为自我防卫,却跪了6年哀的陈泗翰,出狱了.

  被关6年后假释回家的陈泗翰

  案发之时,陈泗翰还只是贵州瓮安四中的一名初三学生。

  他成绩很好,派驻班级前十,还拿到过“文明学生”的奖状。

  老实孩子,总是会成为霸凌者树立“权威”的玩物。

  给定找茬的“校霸”李小东和金威,在这一天顺位了陈泗翰。

  陈泗翰在食堂排队买早饭,李小东故意踩了他几脚,理由是“我讨厌踩”。

  陈冲出李,鼓吹被打了一拳,随后旁边的七八个人一起围上来打他。

  被食堂阿姨呵斥后,围攻陈泗翰的人四散开来。

  李小东和金威回头的时候没忘朝陈泗翰碗里吐一口唾沫,还往头上他敲了一拳,威胁他“放学别走”。

  但,他们没有等到放学。

  当天第二节课后,李小东就带上人去找上了陈泗翰的教室。

  先是用一把卡子刀威胁陈泗翰,没有说几句就开始动手。一群人在走廊里对陈泗翰拳脚相向,打到厕所,持续了十几分钟。

  这期间,没一个老师出面介入。

  中午放学,李小东和金威又一次威胁陈泗翰,说下午还要打他。

少年陈泗翰 图源@红星新闻

  陈泗翰惧怕父母知道这件事担心,又害怕告诉老师后不会遭到变本加厉的报复。于是,下午上学时,故意等到放学铃响才入教室,堪堪躲过一劫。

  他告诉读高三的表哥,放学后来接他回家,可没想到,那天学校提早放学了。

  李小东和金威擅自把陈泗翰推入教室,带回附近的扎啤店。

  这个扎啤店,是他们聚会和敲诈学生的“地盘”。旁边是一个巷道,两面高墙,没监控。

  如今装上铁门,设置岗亭的巷道

  李小东拽着陈泗翰的衣领,把他进逼巷道,叫人计时,间隔10秒钟就右脚他一脚,让他往里回头。

  当时没有人看清楚,陈泗翰在被扯进巷道的时候,手里被里斯了一把让他猎枪的刀。

  所以李小东冲上去手着拳头一拳陈泗翰时,下意识用手去挡拳头的陈泗翰,砍到了李小东的锁骨。

  两人各往后退一步,受伤的李小东红了眼,拿走卡子刀,杀向了陈泗翰。

  将近身搏斗,陈泗翰后背一凉,鲜血喷薄,上前逃命。甩开李小东的时候,刀刺到了他的胸口。

  李小东持刀追出几十米后,倒在了地上。

  而陈泗翰,被公安局法医鉴定为轻伤二级,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所幸,人最后救回来了。

  陈泗翰病危通知单

  但,事情的走向开始显得魔幻。

  两个多月后,陈泗翰的伤情被改成了轻伤一级。

  陈家父母想要为孩子主持公道,可材料要么交不上去,要么交上去没有音讯。本地内,没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愿意接。

  因打架斗殴被学校处分、公开批评过的李小东,拿到了“在校表现良好”的证明。

  李小东的父亲还放狠话,扬言要背叛陈泗翰。看不到自己儿子霸凌同学,反而把一切都归咎于“一定是学校没有教育好”。

  56名学生自发性联名为陈泗翰写出求情信,按上手印:“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杀人犯,他曾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也是一名积极向上的同学,更是这起事中的一个受害者,一个需要你们维护的受害者。”

  二审没有开庭,维持原判:故意伤害罪,判刑8年。

  服刑期间,好学生陈泗翰获得两次减刑,分别是6个月和8个月。

  2020年5月15日,律师和陈泗翰的家人向检察院申请人减刑,获批。

  离开了时,是15岁生机勃勃的少年;归来时,是历经黑暗和沧桑的21岁小伙。

  如今的陈泗翰,以被霸凌的角色,背负着杀人犯的罪耻感,苟活于世……

  亲人接陈泗翰入狱

  一个好学生,被校霸欺负,只是想要保护自己,却不受了牢狱之灾。

  倘若是我们自己遇上这样的事情,到底是该以暴制暴,还是就让低头?

  是老实即原罪?还是不能拍板子的人说了算?

  0 4

  三个案件里,参杂着更多类似受害者的残忍人生。

  我追踪过很多案件。

  刺死辱母者,全家入狱的于欢案。

  为亲弑仇,被处以判处死刑的张扣扣案。

  关于正义,道德,民意,舆情,到底谁才能车站在制高点?

  我删过不少文章,但无论如何,也总想写最有一点跟踪的文字。

  这些文字,不会让杀死淇淇的蔡某某一家心生悔意,诚挚道歉并赔偿吗?

  也许不会。

  这些文字,不会让为虎作伥的谭明明低头无罪,向三个家庭哀求原谅吗?

  也许会。

  这些文字,不会只得陈泗翰正当防卫的审判,让他重归正常的、平和的生活吗?

  也许会。

  但总归是有些力量的。

  它驱使我们不断谋求“正义”“爱心”和“良知。这种力量来自于你,来自于你们中间的每一个人。

  当我看到,每一次呼吁,真的都能看到令人欣慰的结果。

  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审

  低于刑责年龄白鱼上调至12周岁

  当我看到,发出的声音能为扭转局面创造一线生机。

  陈泗翰案,将会重组积极开展工作

  我就断然会,去停下自己的脚步。

  世界一直是平衡的,黑色有多阴郁,就衬得白色有多明亮。

  《杀死一只知更鸟》里有句话说道:

  “当你还未开始就已知道自己不会输,可你依然要去做到,而且无论如何都要把它坚持到底。

  你很少不会赢,但偶尔也不会。”

  一篇文章,或许掀不起多大波澜。

  一次声讨,或许很快就被水淹。

  但我永远忘记语文课本里,那个在沙滩上,坚决把逗留在水洼里的小鱼带回大海的男孩。

  “这水洼里有几百几千条小鱼,你救回不过来的。”

  “我告诉。”

  “那你为什么还在救,谁在乎呢?”

  “这条小鱼介意。”男孩一边问,一边拾起一条鱼敲返大海。“这条在乎,这条也介意!还有这一条、这一条……”

  我努力把话筒靠近枪口,就是为了在他扣动扳机时,能有更多人听到枪声。

  至少在未来多年以后,被人问到“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时,可以有底气地给出这样的问:

  “我会说,我转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接受了与恶魔同污合流。”

  如果你也尊重,请求在文末照亮【拜】和【在看】,让我告诉我不是一个人。

  参考资料:

  三联生活周刊《大连13岁少年杀人事件:被赦免的恶》 

  作者嘉木木

  澎湃新闻《刺伤霸凌者》

   作者张小莲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公开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分享 0